感悟皮克斯:技术与细节

皮克斯创立25年来为全世界奉献了12部长片,以及24部短片,成为目前全球最顶尖的动画公司之一。他们有着用之不尽的创意与灵感,我们享受故事的同时也无法忽视电影背后强大的技术。几乎每一部电影皮克斯都会给动画技术带来重大革命,《怪兽电力公司》里毛怪沙利文身上的毛发,《海底总动员》里奇妙的水底世界,《赛车总动员》里面汽车金属表面的绚丽光泽。这些都是我们能在看电影时第一时间感受得到的。

然而有些技术隐藏于细节之中观众根本察觉不到,比如《超人总动员》里面人物肌肉的模拟,《飞屋环游记》里面老卡尔身上的衣服,还有《玩具总动员3》里面Andy手提的那个黑色垃圾袋。如果观众在欣赏影片的同时还能注意到这些细节,那反而说明这样的场景,皮克斯做得不够自然。皮克斯深知任何细小的失误在大银幕上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对于动画人物身上的衣服,前期制作时会有一个专门的小组,他们得到的材料是模型小组提供的“裸体”人物模型。可能大家觉得衣服的制作没什么,但是这的确是动画制作的一个非常大的难点。衣服的制作过程跟现实中的裁缝店很类似,都是先根据模型的尺寸对布料进行剪裁,然后再进行布料片的缝合。有时制作过程中还会反过来对人物模型进行修改,比如在制作飞屋中卡尔老爷爷的衣服时便出现过这样的问题,老爷爷的模型腿部太细,穿上衣服之后很别扭。在经过两个小组多次协调之后对模型进行了修改,即便是这样,老爷爷还是穿了两件衣服才使得最终效果看上去正常很多(飞屋里老爷爷的两件衣服是真的两件,不像以前里面的衣服只有一个袖口)。

衣服的制作只是第一步,这算是比较简单的,之后对它的控制才是真正困难的地方。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料理鼠王》里面小林刚进厨房那会儿破坏了一锅汤的那场戏,在那种戏中大厨需要对小林的衣服由下向上拉扯7次,这个动作大概只有两秒钟,在电影院里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但是它的技术要求是非常高的,皮克斯的技术人员在这个2秒的动作上花费的时间超乎想象,他们从2006年10月份一直调试到2007年的1月份,才让这个动作接近完美。《玩具总动员3》的导演在导演影评的音轨中开玩笑说皮克斯的技术人员最不擅长的就是马虎,由此看来这话完全不是玩笑!

对于衣服的控制有些难度至今皮克斯都很难完成,比如披风以及穿衣与脱衣这样简单常见的动作。关于披风,《超人总动员》里面有个笑话,衣夫人对Bob提出的新战衣加披风的建议坚决否定了,而事实上动画师也是非常讨厌做披风的,因为披风不同于普通衣服,它不是贴着身体的,跟人物本身的动作不能同步进行,像《超人总动员》那样大幅度的动作戏就很难控制披风的运动。

同样,对于披肩头发的制作也是很困难的,所以《怪兽电力公司》的技术人员才向导演提出将阿布的头发扎起来的要求(可以想象,《长发公主》里面那一头数米长金发的制作难度)。而像脱衣穿衣这样日常生活中很普通的动作,动画片中基本没出现过,原因很简单:太难了!

同样是对头发的要求,《超人总动员》的技术人员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影片中飞机被击落掉入海里弹力女超人和两个孩子上岸躲进山洞,那个地方女超人对女儿的长发有个由前向后梳理的动作,当时技术人员就很头疼,跟导演讲能不能去掉这个动作,或者改变一下镜头的角度,但Brad Bird解释说这个动作是小女孩性格转变的关键地方,不能改必须这样制作!

在拍完《超人总动员》之后,导演Brad Bird说了这样一句话:

One of the things I learned on THE INCREDIBLES is that it is far easier to blow up a planet in CG animation than it is to have a character simply grab another person’s shirt! I saw that there was a lot of room for exciting new developments in these areas.

在拍《超人总动员》的时候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在三维动画里,炸掉一个星球要比一个人物去抓另一个人的衣服简单的多了。我可以看到三维动画在这方面还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所以不管一部动画片的剧情怎么样,至少对于这些幕后的技术人员我们应该给出掌声,我们的任何赞美或者批评相对于电影本身都是微不足道的。《料理鼠王》最后Ego自己的一段评论可以看作皮克斯对于外界声音的态度:

In many ways, the work of a critic is easy. We risk very little, yet enjoy a position over those who offer up their work and their selves to our judgment. We thrive on negative criticism, which is fun to write and to read. But the bitter truth we critics must face is that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the average piece of junk is probably more meaningful than our criticism designating it s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