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窥皮特·道格特新作《Inside Out》智囊团圆桌会议

© Disney • Pixar

近日,在由兰登书屋发行的皮克斯现任总裁艾德·卡特莫尔(Ed Catmull)职业生涯回忆录《Creativity,Inc.》中摘录了一段有关《怪兽电力公司》、《飞屋环游记》导演皮特·道格特(Pete Docter)新作《Inside Out》(暂译:大脑内外》智囊团圆桌会议。

“坦率是有效合作的关键。”这是艾德·卡特莫尔对集导演、编剧、制片人所组成的皮克斯智囊团 – The Pixar Braintrust 的评价。“直来直去的对话是我们圆桌会议的特色之一。Braintrust 每隔数个月左右会聚集在一起来评估正在做的每一部电影。把那些聪明、热情的人聚集在一个房间里,鼓励他们积极发言,找出影片中的各个问题并解决它们。虽然 Braintrust 并非万无一失,但我们从中得到的结果却是惊人的。”

此次在书中,卡特莫尔带领我们深入聚焦了2015年暑期档公映的皮特·道格特新作《Inside Out》(暂译:大脑内外》智囊团圆桌会议,可以说这部是皮克斯最雄心勃勃的影片 – 关于成长主题的探讨以及如何对充满魅力的、纯真无邪的童年生活的精细刻画。它将引导我们进入一位11岁、名叫莱利(Riley)的女孩头脑中的意识世界,看看她的被拟人化情绪们将是如何争夺意识世界中的主导权。

INSIDE OUT

从左到右:恐惧、悲伤、喜悦、厌恶、愤怒

这是一次人数不少的圆桌会议。大约20个人坐在桌子旁,其余15人坐在靠墙的椅子上。大家先吃点东西,然后小聊一会儿,最后便开始做正事。在放映之前,导演皮特会描述影片的最新进展已经到了哪步。“你的意识世界里有什么?”这是他问同事的第一个问题。“你的情绪 – 这部电影中的角色们,我们已经很努力地设计让它们从外观上看能表达出自己在现实中所传递出来的感觉。我们有最重要的角色 – 一种叫喜悦(Joy)的情绪,当她兴奋时全身会发亮。我们也有恐惧(Fear),他自负、自誉风流倜傥,但有一个痛处,往往对此总会被吓坏了。其它角色诸如:愤怒(Anger)、悲伤(Sadness) – 设计她形状的灵感来自泪珠、厌恶(Disgust) – 基本上她的鼻子成为了设计她一切的灵感来源,整体向上翘设计给人一种自鸣得意、自我忘形的感觉。而所有这些角色们在我们所说的控制中心( Headquarters)里工作。”

接着,便观看10分钟预览片段,不少员工在观影中爆笑出声。看完后,大家一致认为,这部电影潜在地像皮特上一部动画长篇《飞屋环游记》,两者都有最原始的感染潜力。同样,也有了一个共识的问题,即在一段关键场景中两个角色在争论为什么某些记忆会消失,而其他的则永远明亮地燃烧着。这种轻微的表述方式不足以让观众感受到影片深刻的思想。

中途,导演布拉德·伯德(Brad Bird)离开椅子。伯德有种天生的反叛精神,会批判将创意以任何形式进行整合。所以,百花齐放、各具特色是他所追求的,从其执导影片中那些独具鲜明的角色可以看出。因此,毫不奇怪,他是最早明确表达担忧的。“我明白你想让它看上去很简单又令人信服,”他告诉皮特,“但我认为我们需要某种东西,可以让你的观众能多一点地投入进来。”

安德鲁·斯坦顿(Andrew Stanton)接下话,其口头禅是人们应该需要犯错,这样才会很快取得进步。他说:“在一次战斗中,如果你面对两个山丘,而你不确定先攻击哪一个。正确的行动当然是赶快选择。如果你发现是错误的,会立刻掉头去攻击另一个。”现在,他似乎在暗示,皮特和他的团队已经冲进了错误的山上。“我想你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解决你的想象世界中的规则,”他继续说。

在皮特这部电影中,所述的其中一个规则是存储在大脑中的记忆(会发光的玻璃球体)通过一个横纵交错的迷宫来进行归档。当产生回忆时,它们会滚回来进入另一个,就像打保龄球一样。该规则是优雅而有效的,但安德鲁认为,另一个规则需要讲清:随着大脑的老化,记忆和情绪是如何随时间而改变的。在影片中,这将是一段关键时刻,可以表达一些主题。听了这话,让我想起了在《玩具总动员2》中,对 Wheezy(发声企鹅玩具)的帮助建立了被损坏的玩具们可能会被丢弃的念头,被放置在阴暗角落里,无人关怀。安德鲁觉得在这段会有类似的机会。“皮特,成长过程中关于变革的必然性探讨才是这部电影值得称赞的地方,”他说。

此时布拉德坐了下来。“在这个房间里,我们当中有很多人都还没长大。我的意思是,朝最好的方向发展。”他说。“难题在于如何变得成熟、可靠的同时还要保留住那颗孩子般的好奇心。人们已经向我多次抛出这个问题,我也敢肯定这个房间里有不少人也遇到过,并说:“哎呀,我希望能像你一样富有创造力。那该怎样?懂得如何绘画?。”但我坚信,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绘画本领。看看那些蹒跚学步的孩子们所画的涂鸦便知,但他们中有很多却忘掉了,或者大人告诉他们不可以、不切实际。所以,是的,当孩子们都长大后,也许有另一种方式可以开导,前提是他们能抓住儿童时期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他们的将来可能会更好。”

“皮特,我想给你一个热烈的掌声。这真是一个他妈的非常棒的创意。”布拉德继续说道,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情。“我想说,你以前的电影就像你在做三个后空翻所带来的阵阵烈风一样。如此疯狂!我喜欢,这是非常惊人。这部电影同以前一样。所以,大家给他来个热烈的掌声吧。”接着,每个人都鼓掌了。最后布拉德补充道,“你在十分痛心地寻找一个世界。”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推论:Braintrust的坦诚谏言是因为制作团队准备好了听到真理。坦率是对话中唯一最具价值的,聆听的人应该保持开放态度,并愿意接受意见。乔纳斯·里维拉(Jonas Rivera),皮特这部电影的制片人,当会议结束后,他会帮助皮特试图让这个痛苦的寻找过程更容易些 – 从那些建议中提取精华,并形成容易理解的闪光点。“我们该推倒重做吗?这已经违背了你的初衷了吗?你还爱这部电影吗?”乔纳斯说。

“这部电影本身就是多元化的,我仍然爱它。”皮特回答说。

乔纳斯敬礼般地举起手。说:“好吧,现在,我们该更有把握地重写这个故事了。”

“我同意,”皮特说。

艾德·卡特穆尔(Ed Catmull)职业生涯回忆录《Creativity,Inc.》已经开始在亚马逊进行发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